丧尽天凉。

在下凉某
一只有水分还混吃等死的咸鱼
我想脱水,做一个真正的咸鱼干(咸鱼瘫.jpg

您??您俩注意点啊!!公然牵手也太甜了??(*꒦ິ⌓꒦ີ)

『白魏』落叶归根——【下】

#白邮差xHunter魏

#文笔渣烂,凑合着看,请勿上升真人。

#日常瞎写填坑。写着写着自己就蒙蔽了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超尬???



------------------------------------------------------------------------------------------------------------------------

经过狂风洗礼后的村庄本就一塌糊涂了,但老天还是没放过它,黑漆的云借助风从东边移动过来,又渐渐往村庄压迫了下去。

一道光又直冲破乌云,不知道那是太阳的余晖,还是盈月的光。

白邮差见男人出去,他四处张望几下,警惕着什么一样,瞳孔略缩动几下,良久后才默默站起身,四处打量着男人的房屋。

这人也真是傻,把今天刚认识的人就这么安心的放在自己家里。

邮差缓慢移动步伐,精致装饰的复古墙壁有几道微微的裂痕,他微微抬头,看见了几张用木制相框做成的照片摇摇欲坠的挂在墙壁上,相片上的男人坐的端庄,细看还是有那么几分英俊,柔和而不失霸气的面庞轮廓清晰的印在这静止的画面上,左眼底下的泪痣画龙点睛一般。

这是....他爸爸么?

不像啊.......

白邮差有些许疑惑,略做思考,目光又转移到旁边的照片,古铜制成的边框,还深深嵌着几颗发亮的钻石,他竟没有看见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钻石,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转移到了相片上精致的面庞。

白邮差顿时感到眼前模糊一阵子,他本来视力就不太好,这一激动,眼前又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这是那个俗气的人么?

他有点不敢相信,他仿佛觉得现在的梦境没过于现实。

他向来是一个爱财的小骗子啊!

他赶紧把自己包里的金丝眼镜架在眼前。

一切又归根于现实。

乌云再也抑制不住压抑,开始散散的滴落着水珠,无情的打湿了落在地上的枯叶。

门吱地打开了。

魏将湿透了披风摘下来,井然地挂在衣架上。浑浑噩噩带着点酒气,他抬眼,眩晕的视线交织到那人身上。

“你回来了啊...‘魏开口道。

白邮差有些许愕然,纤细的手指扶了下眼镜,细观摩着人的动作。

雨下的更大了。

那个显得有些许苍老的男人,不顾一切的奔到那人面前,死死的抱住人,掺着雨水的泪染湿了蓝色的邮差服。阍酒气溢满于身,他太想念一个人,想念到失去理智。

白邮差更愕然了,他只是默默的迎合着他,也同样拥住他,抚摸着他被雨水打湿的发丝。

白灼色的雷电劈断了黑色的帘幕,又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魏揽住他的脖颈,给他一个炽热的吻,他不但没有抗拒,反而却迎合着人的热情,伸手探进人的衣襟。

雨水还是抑制不住两人的欲火。

被压在身下驰骋的他一直念叨着一个陌生的名字。

 ‘我叫白邮差,记住了。’

不管他说多少次,男人嘴里念叨的还是——那个陌生的名字。

嫉妒——暴怒——色欲——贪婪

他顿时觉得,这些罪恶,都集于他一身。

他终究是个骗子,人渣!

深夜,男人经过一番暧昧的举动后,疲惫的瘫倒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邮差从沙发上起身,偏头回去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睡死的人,嘴角露出狡黠而诡异的笑。

枯叶啊,终究还是要归根的。

人啊,终究是要回归本性的。

清晨,经过雨冲洗的村庄,又恢复了晴朗。男人从睡梦中惊醒,他胡乱的整理下头发,发现自己家许多东西都不翼而飞,而那个人,也同样消失不见。

相片不见了,人也不见了,甚至自己的心啊,也不见了。

他愤然,他恨这个小偷,也恨自己。

秋深了,渐渐的,深秋的风是去揭去了面纱的,这时你才能看清他的真面目,就像看一个人,要看卸装后的容颜。

男人眼睁睁的看着它一天天的把蝉声淹没,他眼睁睁的看着它肆意的把天上用凄凉的鸣叫哀求着把自己留在北方的鸿雁驱赶走。

魏带着他唯一拥有的枪支,摔门而去。

小树林唯一有有一些黑秃秃的残枝,褐黄色的败叶。从秋风的吼叫嘶叫里,你能听出它有一番的怒气,可怒气无处发泄,这些残枝败叶难免遭遇——风将他们一把抓起,抛到空中,再驱赶得他们无处可逃。那些在树上的枯枝也是厄运重重,让风一 一 蹂躏,不少在噼啪声中下马。

枪声四起,丛林里的生物,全部倒在血泊之中。

当然,也包括那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



--------------------------------------------------------------------------------------------------------------------------

剧情:魏曾经有个过去的爱人,爱人眼底下有颗泪痣,而那个爱人后来因为在月圆之夜的时候被人杀害了,魏精神崩溃有点不正常咋的(bushi),当他遇见白的时候,注意到了他眼底的泪痣,当天也是月圆,他想起了他曾经的爱人,于是就邀请白去了他家做客啥的(其实自己也肯定有什么非分之想),后来白看到魏家他爱人和他壮年时的照片,就肥肠肥肠难以控制自己(证明白其实自己挺喜欢魏的),因为魏不知道怎么面对白,看到白总是想起自己那个爱人,就趁beer撒家酒馆没关的时候去喝酒,喝醉之后回来,看见白误认为是他以前的爱人回来了,肥肠激动的就勾搭了上去。ppp的时候魏一直叫着那爱人的名字,白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肥肠肥肠生气,于是事后趁着魏睡着,偷了他家值钱的东西跑了。(包括他看见的那两张相片,也透漏出了白渣的本性。bushi)魏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被欺骗了,本来就有点精神崩溃的他受不了了,直接带着他唯一的枪去丛林杀了所有的猎物,自己也自杀而亡。

————————————————————————————————-----------------------------


























『白魏』落叶归根——【上】

#白邮差xHunter魏

#文笔渣渣渣渣渣渣!!!{打重点}烂,轻喷,请勿上升真人。

#日常瞎写。嗝。

#再次开坑烂渣?而且还懒得填??

阳光映射到水面是波光粼粼。

又起风了,清水绻皱起来,一波一波的顺着河流向东面飘去。

空气伴着秋的凉一下又一下的吹着枯黄的草薉。

顺着水波的方向,笔直前进,便能看见一带简单而低矮的房屋摆成星星点点的村落。

其实说来也有点怪诞,这里房屋墙上墙下都弥漫着黄土的气息,偶尔还能看到细小的蝇子燥来燥去, 不过这里的村民发展情况都很好,挤奶的挤奶,收麦子的收麦子,可能是丰收带来的富裕让村民们都不愿离开,没有一个人搬去其他处发展。

这些都不是重点,主要是这里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每个月圆之夜,都会有狼人出没,四处屠杀村民。

不过这个传说早就无人问津了,狼人在这几百年都不曾出现过,更别说屠什么人了。

白邮差将脚边的灰石块踢到河里去,将单肩包往肩里拽了拽,闷着头往走向村庄。

破路崎岖的还真是令人不禁心烦起来,而且邮差实在不想让自己的鞋被乡村的尘土污染。

还真是难以相映成趣。

他撇了撇嘴,也不再顾虑什么,谁叫他倒霉接了个这么个单子,路窄的车都不能通行,还给自己走着送信。

’诶哟。‘

邮差扶着脑袋,向后酿跄几步,单肩包从肩上滑落下来,落到了麦黄色的地上,尘埃被惊的扬了起来,染了邮差一身。

‘谁他妈走路不看道啊!'

他抬头白了一眼那个令人不识趣的男人,那人和自己的身材差不了多少,穿着用褐色的单薄布料做成的衣服,披风潦草的挂在肩上,全身最抢眼的就是脖颈上围绕着那团俗气的棕毛儿,男人后背背着把粗制的猎枪,枪口在熙攘的阳光下透着锈色。

看着人儿一身着装,邮差的眉梢微微上挑,有些嘲讽的意味。

’你没事儿吧小伙子?对不起啊。‘

男人附身将包捡了起来,用力扑落了一下,试图将灰都抖落下去。

’诶,行了行了。‘

邮差不耐烦的将包抢了回来。

’大爷,你知道涵.....涵特儿魏住在哪儿不?'邮差瘪口的说着。

‘我就是啊,咋了?’

’.......‘

邮差扭头把一封泛着黄的信封塞搪了过去。

‘诺,你的信。’

‘哦,谢谢啊。‘

Hunter魏的眸子本来就不大,这么一弯,就如牛毛般细了。嘴角的梨涡深深的挂了上去。

白邮差没应,转头拍拍身子就往回走。

’欸,今天就是月圆之夜了,小伙子,瞧你这样,今天在我家住一宿吧?‘

白邮差顿时有点糜乱。偏头眨眼上下瞄着人,男人举起爪子,张开大嘴,幼稚的扮演着“大灰狼”的角色。邮差浑身一嘚唆,寻思这人怕不是个傻子。

’欸,行不行啊?‘

这人好歹也40多岁了,还如同孩子般天真幼稚,邮差嗤笑了下,用脚戏谑的踢魏。双手深入裤兜里,微微昂头意识人带路。

风总是惹得叶沙沙作响,还残忍的扯下几片皱巴巴的衰叶。

天色渐暗。

风,疯狂呼啸拼命的嚎叫着来了,庄稼无可奈何被压迫着附身下去,听到的是一片声势磅礴的劈啪声音,四面八方传来。

白邮差将包随手丢在木桌上,直接摊在椅子上方,抬脚交叉放在身前的茶几上。

‘鞋都不脱么?’

魏递给人一杯啤酒,啤酒杯上刷着醒目的几个字:beer撒赠。白邮差接过酒杯,故意用手挡住了字,

‘咋的?’

嚣张的人微微抬眸,下颚挑起,一副轻蔑的样儿。

魏也没再吭声,放枪搁置一旁。匆匆走出了门。

『魏白』猫的报恩——②

#勋外卖x白敬喵~

#哦哦系预警!日常短小。

#烂到炸文笔!轻喷。

假日的夏雨天总是有那么几分燥热。

雨渐渐密集了起来,像筛豆子似的从天空往下直掉。勋外卖蹲在门口的小角落里大约有半个时辰了,连个人影都没有。

也是,哪个捣蛋鬼能这么称职,下雨天都出来搞恶作剧。

勋外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正准备回去。当他刚漏出半个头,就看见一只白猫叼着半根鱼肠,透着灰色的毛湿漉漉的,走起路跌跌宕宕,它将鱼肠小心翼翼的放在门前,俯下身子舔顿了几下。在车水马龙的城市里,对于流浪猫来说半根鱼肠已经算是挺稀贵的食物了。

勋外卖在脑子里快速搜索,他有些困惑。

一周前,他到家附近的地方送外卖。

镀金的天空中飘荡着几块歪曲的白色棉花,五花八门的高楼惹得他眼花缭乱。

无奈打开手机的导航,左转右转找到了这栋比其他楼矮上那么一大截的小楼。

墙角附着几块不寻常的绿苔藓。

勋外卖刚打开铁门,偏头就看暗角处有个猫侧躺在那,眸子里闪烁着寒光。

他把身上的外卖箱子卸了下来,蹲下来触碰了下那团猫。

猫瑟缩了下,隐隐约约能看到猫颤抖的样子。猫的呼吸很错乱,小腹像波浪似的上下波动着。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勋外卖柔声说道,他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系统,仔细查找着猫身上的伤。

稀稀疏疏的毛上挂着好几处被咬伤的痕迹,后腿上的血慢慢的向外溢出,活生生的把毛染成了血腥的颜色。

哦,可怜的小家伙。

叮——您的客户催单了。

勋外卖不再多想,抱起猫就向门外跑,用手机查找附近最近的一家宠物医院,确认位置后,用外套包裹住猫,拥在怀里,骑上摩托就往那里赶。

为了救一只猫,单子丢了,医疗费也赔上了。可能是因为感同身受吧,他和这只猫一样,同样处于这个社会,也都是这个社会最卑微的一员。

燥热的风里似有似无的洋溢着阳光的味道。

当他看见这只猫得救以后,脸上的梨涡又再次挂了起来,好像是镶嵌在脸上似的。

猫——报恩?

勋外卖回神过来,又有些迷茫,这种事竟然摊在自己身上。

缘,真是妙不可言。

『魏白』猫的报恩——①

#勋外卖x白敬喵~【上课的时候突然想出来的梗?】

#哦哦系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烂到炸文笔!轻喷。日常短小。

午后的阳光簌簌的倾泻了下来。

春天过了是夏天,夏天过了是冬天冬今年的季节,真是头等残废。

夏日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勋外卖这半天下来,顶着太阳迷路了好几次,刚刚点开外卖软件,评论里的骂声占据整个屏幕。
没了头的苍蝇会乱撞,在没了头的季节里,人们也有些许反常。

勋外卖收起手机,用手抹去额头上的汗,将摩托车停在门口,被汗水打湿的的橙蓝色的外卖服紧紧贴在背上。
勋外卖住在地下室的出租房里,是个地地道道“鼠族”。

“哟,回来的挺早啊。”

“嗯,下午好啊,哥。”

邻居刚好要出门,中年人穿着西服的黑色袖口伸展到了掌心,双肩好像空牢牢的,提着公文包向人招呼着。

勋外卖漏出一口白牙,乐呵呵的回应着,邻居们同样都是盘踞在底层社会的人,偶尔有空的时候唠唠嗑,也就慢慢热络起来了。

“你家门口又有死老鼠了,你最近是不是惹上什么人了?”

“没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你还是小心一点儿吧!”

也不知怎的,自打前几天儿以来,他家门口总有一些怪怪的东西,金鱼,老鼠,甚至还有..香菇。勋外卖从监狱里出来后,老老实实,除了送外卖的业绩不好,也没惹到什么人。

他向邻居笑了下,偏头走向自己的房前,一股腐烂的臭味染上了鼻头,勋外卖差点呕过去,踉跄了几步,微微蹙眉,屏住呼吸蹲下去掐住老鼠尾巴,飞奔出去把死老鼠丢进圾桶里。

真是苍了天了。

勋外卖吸了吸鼻子,决定明儿就来抓住这个罪魁祸首。



【魏白】白璧微瑕.

#RRR18预警!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轻喷!第一次开车!

链接评论里!

#雷安 ooc慎点。


应该..不算R18…劳斯莱斯刚飙起来我就会停的

=͟͟͞͞(꒪ᗜ꒪ ‧̣̥̇)

我我我萌新不喜勿喷呐~
若大佬们有建议可以提出!!!∑(°Д°ノ)ノ
『怂的一批』




“我该回去了。”

身形修长而精壮的男人站起身,纤长的手指将嘴上的烟取下,将烟头丢到地下,用皮鞋熄灭了那最后一点星火。
此时,男人的衬衫半敞开着,肌肉与马甲线清晰可见。
骨节分明的手指扣住一个个纽扣,有条不紊地整理着纯白色衬衫。
当最后一颗纽扣被系好,他将旁边凳子上的外套搭在自己肩上。
他走向门,准备离开这个充满暧昧气息的房间。


“等等!雷狮。”

坐在床上的男人,脸色微红。凌乱的褐色头发显的有一点楚楚可怜。他将自己裹在凌乱不堪的被褥里。语气里带着几丝不满与羞涩,刚开始两字还气势汹汹,叫到后面的名字时又降低了音量。


“怎么了?安迷修。”
雷狮偏头过去,语气极其傲慢。嘴角微微泛起魅惑的笑意,视线与安迷修的目光交织缠绵。

“想要…更多..”

雷狮不屑一笑,将外套又扔回椅子上。


【满足,干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