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尽天凉。

在下凉某
一只有水分还混吃等死的咸鱼
我想脱水,做一个真正的咸鱼干(咸鱼瘫.jpg

#雷安 ooc慎点。


应该..不算R18…劳斯莱斯刚飙起来我就会停的

=͟͟͞͞(꒪ᗜ꒪ ‧̣̥̇)

我我我萌新不喜勿喷呐~
若大佬们有建议可以提出!!!∑(°Д°ノ)ノ
『怂的一批』




“我该回去了。”

身形修长而精壮的男人站起身,纤长的手指将嘴上的烟取下,将烟头丢到地下,用皮鞋熄灭了那最后一点星火。
此时,男人的衬衫半敞开着,肌肉与马甲线清晰可见。
骨节分明的手指扣住一个个纽扣,有条不紊地整理着纯白色衬衫。
当最后一颗纽扣被系好,他将旁边凳子上的外套搭在自己肩上。
他走向门,准备离开这个充满暧昧气息的房间。


“等等!雷狮。”

坐在床上的男人,脸色微红。凌乱的褐色头发显的有一点楚楚可怜。他将自己裹在凌乱不堪的被褥里。语气里带着几丝不满与羞涩,刚开始两字还气势汹汹,叫到后面的名字时又降低了音量。


“怎么了?安迷修。”
雷狮偏头过去,语气极其傲慢。嘴角微微泛起魅惑的笑意,视线与安迷修的目光交织缠绵。

“想要…更多..”

雷狮不屑一笑,将外套又扔回椅子上。


【满足,干死你。】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