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尽天凉。

在下凉某
一只有水分还混吃等死的咸鱼
我想脱水,做一个真正的咸鱼干(咸鱼瘫.jpg

『魏白』猫的报恩——②

#勋外卖x白敬喵~

#哦哦系预警!日常短小。

#烂到炸文笔!轻喷。

假日的夏雨天总是有那么几分燥热。

雨渐渐密集了起来,像筛豆子似的从天空往下直掉。勋外卖蹲在门口的小角落里大约有半个时辰了,连个人影都没有。

也是,哪个捣蛋鬼能这么称职,下雨天都出来搞恶作剧。

勋外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正准备回去。当他刚漏出半个头,就看见一只白猫叼着半根鱼肠,透着灰色的毛湿漉漉的,走起路跌跌宕宕,它将鱼肠小心翼翼的放在门前,俯下身子舔顿了几下。在车水马龙的城市里,对于流浪猫来说半根鱼肠已经算是挺稀贵的食物了。

勋外卖在脑子里快速搜索,他有些困惑。

一周前,他到家附近的地方送外卖。

镀金的天空中飘荡着几块歪曲的白色棉花,五花八门的高楼惹得他眼花缭乱。

无奈打开手机的导航,左转右转找到了这栋比其他楼矮上那么一大截的小楼。

墙角附着几块不寻常的绿苔藓。

勋外卖刚打开铁门,偏头就看暗角处有个猫侧躺在那,眸子里闪烁着寒光。

他把身上的外卖箱子卸了下来,蹲下来触碰了下那团猫。

猫瑟缩了下,隐隐约约能看到猫颤抖的样子。猫的呼吸很错乱,小腹像波浪似的上下波动着。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勋外卖柔声说道,他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系统,仔细查找着猫身上的伤。

稀稀疏疏的毛上挂着好几处被咬伤的痕迹,后腿上的血慢慢的向外溢出,活生生的把毛染成了血腥的颜色。

哦,可怜的小家伙。

叮——您的客户催单了。

勋外卖不再多想,抱起猫就向门外跑,用手机查找附近最近的一家宠物医院,确认位置后,用外套包裹住猫,拥在怀里,骑上摩托就往那里赶。

为了救一只猫,单子丢了,医疗费也赔上了。可能是因为感同身受吧,他和这只猫一样,同样处于这个社会,也都是这个社会最卑微的一员。

燥热的风里似有似无的洋溢着阳光的味道。

当他看见这只猫得救以后,脸上的梨涡又再次挂了起来,好像是镶嵌在脸上似的。

猫——报恩?

勋外卖回神过来,又有些迷茫,这种事竟然摊在自己身上。

缘,真是妙不可言。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