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尽天凉。

在下凉某
一只有水分还混吃等死的咸鱼
我想脱水,做一个真正的咸鱼干(咸鱼瘫.jpg

『白魏』落叶归根——【上】

#白邮差xHunter魏

#文笔渣渣渣渣渣渣!!!{打重点}烂,轻喷,请勿上升真人。

#日常瞎写。嗝。

#再次开坑烂渣?而且还懒得填??

阳光映射到水面是波光粼粼。

又起风了,清水绻皱起来,一波一波的顺着河流向东面飘去。

空气伴着秋的凉一下又一下的吹着枯黄的草薉。

顺着水波的方向,笔直前进,便能看见一带简单而低矮的房屋摆成星星点点的村落。

其实说来也有点怪诞,这里房屋墙上墙下都弥漫着黄土的气息,偶尔还能看到细小的蝇子燥来燥去, 不过这里的村民发展情况都很好,挤奶的挤奶,收麦子的收麦子,可能是丰收带来的富裕让村民们都不愿离开,没有一个人搬去其他处发展。

这些都不是重点,主要是这里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每个月圆之夜,都会有狼人出没,四处屠杀村民。

不过这个传说早就无人问津了,狼人在这几百年都不曾出现过,更别说屠什么人了。

白邮差将脚边的灰石块踢到河里去,将单肩包往肩里拽了拽,闷着头往走向村庄。

破路崎岖的还真是令人不禁心烦起来,而且邮差实在不想让自己的鞋被乡村的尘土污染。

还真是难以相映成趣。

他撇了撇嘴,也不再顾虑什么,谁叫他倒霉接了个这么个单子,路窄的车都不能通行,还给自己走着送信。

’诶哟。‘

邮差扶着脑袋,向后酿跄几步,单肩包从肩上滑落下来,落到了麦黄色的地上,尘埃被惊的扬了起来,染了邮差一身。

‘谁他妈走路不看道啊!'

他抬头白了一眼那个令人不识趣的男人,那人和自己的身材差不了多少,穿着用褐色的单薄布料做成的衣服,披风潦草的挂在肩上,全身最抢眼的就是脖颈上围绕着那团俗气的棕毛儿,男人后背背着把粗制的猎枪,枪口在熙攘的阳光下透着锈色。

看着人儿一身着装,邮差的眉梢微微上挑,有些嘲讽的意味。

’你没事儿吧小伙子?对不起啊。‘

男人附身将包捡了起来,用力扑落了一下,试图将灰都抖落下去。

’诶,行了行了。‘

邮差不耐烦的将包抢了回来。

’大爷,你知道涵.....涵特儿魏住在哪儿不?'邮差瘪口的说着。

‘我就是啊,咋了?’

’.......‘

邮差扭头把一封泛着黄的信封塞搪了过去。

‘诺,你的信。’

‘哦,谢谢啊。‘

Hunter魏的眸子本来就不大,这么一弯,就如牛毛般细了。嘴角的梨涡深深的挂了上去。

白邮差没应,转头拍拍身子就往回走。

’欸,今天就是月圆之夜了,小伙子,瞧你这样,今天在我家住一宿吧?‘

白邮差顿时有点糜乱。偏头眨眼上下瞄着人,男人举起爪子,张开大嘴,幼稚的扮演着“大灰狼”的角色。邮差浑身一嘚唆,寻思这人怕不是个傻子。

’欸,行不行啊?‘

这人好歹也40多岁了,还如同孩子般天真幼稚,邮差嗤笑了下,用脚戏谑的踢魏。双手深入裤兜里,微微昂头意识人带路。

风总是惹得叶沙沙作响,还残忍的扯下几片皱巴巴的衰叶。

天色渐暗。

风,疯狂呼啸拼命的嚎叫着来了,庄稼无可奈何被压迫着附身下去,听到的是一片声势磅礴的劈啪声音,四面八方传来。

白邮差将包随手丢在木桌上,直接摊在椅子上方,抬脚交叉放在身前的茶几上。

‘鞋都不脱么?’

魏递给人一杯啤酒,啤酒杯上刷着醒目的几个字:beer撒赠。白邮差接过酒杯,故意用手挡住了字,

‘咋的?’

嚣张的人微微抬眸,下颚挑起,一副轻蔑的样儿。

魏也没再吭声,放枪搁置一旁。匆匆走出了门。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