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尽天凉。

在下凉某
一只有水分还混吃等死的咸鱼
我想脱水,做一个真正的咸鱼干(咸鱼瘫.jpg

『白魏』落叶归根——【下】

#白邮差xHunter魏

#文笔渣烂,凑合着看,请勿上升真人。

#日常瞎写填坑。写着写着自己就蒙蔽了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超尬???



------------------------------------------------------------------------------------------------------------------------

经过狂风洗礼后的村庄本就一塌糊涂了,但老天还是没放过它,黑漆的云借助风从东边移动过来,又渐渐往村庄压迫了下去。

一道光又直冲破乌云,不知道那是太阳的余晖,还是盈月的光。

白邮差见男人出去,他四处张望几下,警惕着什么一样,瞳孔略缩动几下,良久后才默默站起身,四处打量着男人的房屋。

这人也真是傻,把今天刚认识的人就这么安心的放在自己家里。

邮差缓慢移动步伐,精致装饰的复古墙壁有几道微微的裂痕,他微微抬头,看见了几张用木制相框做成的照片摇摇欲坠的挂在墙壁上,相片上的男人坐的端庄,细看还是有那么几分英俊,柔和而不失霸气的面庞轮廓清晰的印在这静止的画面上,左眼底下的泪痣画龙点睛一般。

这是....他爸爸么?

不像啊.......

白邮差有些许疑惑,略做思考,目光又转移到旁边的照片,古铜制成的边框,还深深嵌着几颗发亮的钻石,他竟没有看见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钻石,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转移到了相片上精致的面庞。

白邮差顿时感到眼前模糊一阵子,他本来视力就不太好,这一激动,眼前又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这是那个俗气的人么?

他有点不敢相信,他仿佛觉得现在的梦境没过于现实。

他向来是一个爱财的小骗子啊!

他赶紧把自己包里的金丝眼镜架在眼前。

一切又归根于现实。

乌云再也抑制不住压抑,开始散散的滴落着水珠,无情的打湿了落在地上的枯叶。

门吱地打开了。

魏将湿透了披风摘下来,井然地挂在衣架上。浑浑噩噩带着点酒气,他抬眼,眩晕的视线交织到那人身上。

“你回来了啊...‘魏开口道。

白邮差有些许愕然,纤细的手指扶了下眼镜,细观摩着人的动作。

雨下的更大了。

那个显得有些许苍老的男人,不顾一切的奔到那人面前,死死的抱住人,掺着雨水的泪染湿了蓝色的邮差服。阍酒气溢满于身,他太想念一个人,想念到失去理智。

白邮差更愕然了,他只是默默的迎合着他,也同样拥住他,抚摸着他被雨水打湿的发丝。

白灼色的雷电劈断了黑色的帘幕,又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魏揽住他的脖颈,给他一个炽热的吻,他不但没有抗拒,反而却迎合着人的热情,伸手探进人的衣襟。

雨水还是抑制不住两人的欲火。

被压在身下驰骋的他一直念叨着一个陌生的名字。

 ‘我叫白邮差,记住了。’

不管他说多少次,男人嘴里念叨的还是——那个陌生的名字。

嫉妒——暴怒——色欲——贪婪

他顿时觉得,这些罪恶,都集于他一身。

他终究是个骗子,人渣!

深夜,男人经过一番暧昧的举动后,疲惫的瘫倒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邮差从沙发上起身,偏头回去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睡死的人,嘴角露出狡黠而诡异的笑。

枯叶啊,终究还是要归根的。

人啊,终究是要回归本性的。

清晨,经过雨冲洗的村庄,又恢复了晴朗。男人从睡梦中惊醒,他胡乱的整理下头发,发现自己家许多东西都不翼而飞,而那个人,也同样消失不见。

相片不见了,人也不见了,甚至自己的心啊,也不见了。

他愤然,他恨这个小偷,也恨自己。

秋深了,渐渐的,深秋的风是去揭去了面纱的,这时你才能看清他的真面目,就像看一个人,要看卸装后的容颜。

男人眼睁睁的看着它一天天的把蝉声淹没,他眼睁睁的看着它肆意的把天上用凄凉的鸣叫哀求着把自己留在北方的鸿雁驱赶走。

魏带着他唯一拥有的枪支,摔门而去。

小树林唯一有有一些黑秃秃的残枝,褐黄色的败叶。从秋风的吼叫嘶叫里,你能听出它有一番的怒气,可怒气无处发泄,这些残枝败叶难免遭遇——风将他们一把抓起,抛到空中,再驱赶得他们无处可逃。那些在树上的枯枝也是厄运重重,让风一 一 蹂躏,不少在噼啪声中下马。

枪声四起,丛林里的生物,全部倒在血泊之中。

当然,也包括那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



--------------------------------------------------------------------------------------------------------------------------

剧情:魏曾经有个过去的爱人,爱人眼底下有颗泪痣,而那个爱人后来因为在月圆之夜的时候被人杀害了,魏精神崩溃有点不正常咋的(bushi),当他遇见白的时候,注意到了他眼底的泪痣,当天也是月圆,他想起了他曾经的爱人,于是就邀请白去了他家做客啥的(其实自己也肯定有什么非分之想),后来白看到魏家他爱人和他壮年时的照片,就肥肠肥肠难以控制自己(证明白其实自己挺喜欢魏的),因为魏不知道怎么面对白,看到白总是想起自己那个爱人,就趁beer撒家酒馆没关的时候去喝酒,喝醉之后回来,看见白误认为是他以前的爱人回来了,肥肠激动的就勾搭了上去。ppp的时候魏一直叫着那爱人的名字,白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肥肠肥肠生气,于是事后趁着魏睡着,偷了他家值钱的东西跑了。(包括他看见的那两张相片,也透漏出了白渣的本性。bushi)魏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被欺骗了,本来就有点精神崩溃的他受不了了,直接带着他唯一的枪去丛林杀了所有的猎物,自己也自杀而亡。

————————————————————————————————-----------------------------


























评论

热度(14)